首页 军事 综合 社会 国际 娱乐 文化 健康养生 科技 汽车 时事 财经 教育 体育 旅游
您当前的位置:曹婆新闻>时事>安宁疗护背后隐藏问题:缺乏统一政策指导 护理人才短缺

安宁疗护背后隐藏问题:缺乏统一政策指导 护理人才短缺

2019-10-29 09:05:28  点击:4005

提高临终生活质量,维护患者生命尊严

和平治疗护送生命“最后一公里”

10月12日下午,“世界和平日:中国第一次戏剧演讲和艺术活动”在上海举行。临终关怀再次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全世界每年有2000万人在临终时需要临终关怀,但其中90%没有得到适当的照顾,留下不必要的痛苦和苦恼。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生命的最后都会经历他们不想要或不想要的护理和治疗。

所谓临终关怀是指临终病人的姑息治疗。这不是一种治愈疗法,而是一种以护理为中心的医疗护理,其重点是在患者死亡前几周甚至几个月内缓解疾病症状,延缓疾病的发展。它有助于提高病人临终生活的质量,帮助病人直面死亡,维护生命的尊严。

近年来,我国临终关怀事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隐藏的问题不容忽视。

关心病人的生命尊严

关键是改变主意。

“临终关怀是社会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通常是指由医生、护士、心理学家、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组成的团队,为没有治疗希望、生存时间不超过3-6个月的临终病人提供特殊的姑息医疗服务,还包括为临终病人的家属提供身心安慰和支持。因此,临终关怀要求国家制定相应的政策和标准,以更好地应对人口老龄化。”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学院医学与卫生法副教授邓勇说。

近年来,各省市相继出台了相关政策。

2015年,山东省青岛市发布《关于大力发展临终关怀的意见》,明确提出临终关怀服务应使临终病人“体面、有尊严”。

2017年3月,北京选择15家医院开展临终关怀试点工作。同年10月,包括北京市海淀区在内的5个城市(区)开展了第一批国家临终关怀试点。经过一年半的工作,第一批试点工作取得进展,在市、县(区)和乡镇(街道)各级建立了多层次的服务体系,形成了医院、社区、家庭、医疗和远程服务相结合的五种模式。该系统已基本形成。

一些省份已参照启动省级试点项目,国家临终关怀服务呈现良好发展趋势。

最近,《法律日报》的一名记者联系了一家提供临终关怀的医院。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医生非常忙,没有时间接受采访。后来,《法律日报》的记者联系了一家提供临终关怀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对方也拒绝接受采访。

马明(化名)曾经在北京的两家临终关怀机构做过志愿者。他告诉《法律日报》记者:“一方面,临终关怀是医疗护理,另一方面,心理和精神护理。虽然临终关怀没有3A医院要求高,但也有相应的标准。例如,在精神病治疗中,护士每天照顾老人,下午带他们出去散步和活动,志愿者定期为老人表演歌舞节目。”

马明了解到一些老年家庭成员在其他地方工作,每隔几个月才来一次。甚至,一些老人的家庭直接抛弃了那里的老人,并忽视了他们。马明曾经遇到一位老人,他曾经是一家公司的高级经理。他的职位相对较高,但他和孩子们的关系并不好。现在他的孩子想断绝和他的关系,把他一个人留在医院里。

"对老年人来说,陪伴是非常重要的."马明说。

马明认为,实际上,公众对临终关怀的关注度不高。一些患者及其家人对临终关怀缺乏深入了解,认为这是一种被动的等待疗法。此外,由于传统观念的障碍,一些人仍然抵制临终关怀。因此,临终关怀的社会接受度亟待提高。

邓勇认为临终关怀最能体现护理中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是对临终病人的整体护理,包括身心服务实践,旨在减轻临终病人的痛苦和心理不适,提高临终病人的生活质量,为临终病人创造良好的生活体验。

“孝在中国传统历史文化中有着悠久的历史。因此,中国人坚持“孝”的概念,尤其是“死”和“死”这样的禁忌词。临终关怀被认为是“抛弃老人,任其自生自灭”,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和影响了临终关怀的全面发展。”邓勇说。

邓勇告诉《法律日报》记者:“临终关怀的发展需要一个过程。现代医学价值模式的变化促使社会关注从“以疾病为中心”转向“以病人为中心”。传统医疗强调使用医疗器械对个体进行机械治疗,而现代医疗更注重患者的全面状态,形成“生理-心理-社会-环境”的医学生态模式,注重患者的生命价值和尊严。”

“临终关怀医院的出现和不断发展,可以大力推进老年临终关怀事业,为老年人提供准确有效的临终关怀服务。”邓勇说。

缺乏统一的政策指导

护理人才严重短缺。

1988年,天津临终关怀研究中心的成立标志着中国第一家临终关怀机构的诞生。截至2017年6月13日,全国共有2342家设有临终关怀部门的医疗机构,包括259家三级医院、469家二级医院、469家一级医院和1145家其他医疗机构。

虽然数量有了明显的增加,但临终关怀发展目前面临的一些问题不容忽视。

“至于临终关怀,不同的医院有不同的接收标准。临终关怀是指对存活时间有限(6个月或更短)的患者进行适当的医疗和护理,但实际上不同的机构将有自己的接收标准。”马明说,“有些人接受绝症患者,有些人接受无法照顾自己的人,比如瘫痪的人,必须一直躺在床上。”

马明曾经认识一位老人,自从他十几岁瘫痪以来,他已经躺在床上将近80年了。

「目前,所有医院都没有明确和统一的受助人标准。对病人来说,有些病人已经活了十多年,因为他们不能照顾自己,所以他们回家后也活不起。还有一些晚期非癌症患者在治疗和护理后病情有所好转,但他们不愿意离开医院,因为他们担心自己会在没有床位的情况下返回医院。”马明说。

此外,临终关怀医院仍然缺乏统一规范的临终关怀推广政策。

临终关怀医院通常分为私立医院和综合试点医院。2017年,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的《临终关怀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标准通知(试行)》对这两类临终关怀医院建立了统一的监督管理措施,但没有出台后续推广政策。

邓勇说:“临终关怀的实际发展需要政策的指导和引导。目前,一些经济发达的城市已经建立了临终关怀机构,为生命垂危的人们提供临终关怀服务,但仍然缺乏统一的政策指导。”“先试点后推广”是经济发展的主要特征,临终关怀的发展也是如此

今年5月,国家卫生安全委员会发布了《关于开展第二批临终关怀试验的通知》,并在上海、北京西城等71个城市(区)开展了第二批试验。

“国家领导的试点工作使临终关怀向前迈出了重要一步。然而,还应注意的是,现有的临终关怀推广政策不足以缓解临终关怀高需求和供应短缺之间的矛盾。目前,还没有颁布专门的法律法规来护送临终关怀,也没有颁布统一和规范的政策来具体指导临终关怀的发展。”邓勇说。

护理人才匮乏也是一个大问题。

据邓勇称,在“十三五”期间,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平均每年增加640万,到2020年将达到2.55亿,占总人口的17.8%。然而,社区中从事慢性病康复和临终关怀护理的护理人才严重短缺,占社区护士总数的不到5%。

以一个大城市为例。2015年,全市18家临终关怀机构共有员工2,947人,其中执业医师990人,注册护士1031人,医疗保健比例为1:1.04,与世界卫生组织1:2的中等发达国家标准仍有一定差距。

“虽然我国护理人员的供应不足,但护理人员的专业素质也需要提高。在基层,临终关怀工作者普遍存在年龄较大、知识水平和专业技能较低等问题,护理人才的缺乏阻碍了临终关怀事业的长期发展。”邓勇说。

积极完善医疗保险制度

完善医疗治理体系

在今年的“两会”期间,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院长、NPC副院长顾进建议将癌症早期筛查和临终关怀纳入医疗保险,以使医疗更加温暖。

目前,上海实施的“姑息治疗”扩大了姑息治疗的内容,并将其充分纳入医疗保险。山东省青岛市发布《关于大力发展临终关怀的意见》,明确将残疾老年人临终关怀纳入长期医疗保险体系。

邓勇认为,随着临终关怀事业的进一步发展,有必要将其纳入医疗保险体系。“虽然将临终关怀服务纳入医疗保险或长期护理保险的标准和条例仍需进一步澄清和规范,但试点地区的做法为出台相关国家政策奠定了坚实基础。”

北京大学卫生法教授王跃(Wang Yue)也认为,有必要将临终关怀纳入医疗保险报销清单,这将为医疗保险部门节省更多的医疗保险资金,避免过度无效的医疗和浪费医疗资源。

2017年2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了三份关于临终关怀的重要文件,即《临终关怀中心基本标准(试行)》、《临终关怀中心管理标准(试行)》和《临终关怀实践指南(试行)》。同年9月,在全国范围内选择了第一批五项临终关怀试验。一系列政策法规极大地促进了临终关怀的发展。通过多年试点工作的实践,临终关怀得到了广大公众的欢迎和支持,但仍存在一些瓶颈有待解决。”王跃说道。

王跃认为,临终关怀试点领域的经验反映出,临终关怀的健康发展需要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使相关部门能够进一步形成合力,共同推进临终关怀工作。

对此,王跃和临终关怀专业协会专家建议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保健和健康促进法(草案)》第三节“基本医疗服务”中增加第四十六条“临终关怀保障制度”。具体的立法提案包括:

临终关怀基本服务纳入基本医疗保险范围,临终关怀基本药品纳入基本医疗保险药品清单。

国家鼓励社会资本设立非营利性临终关怀机构。非营利性临终关怀机构的投资者可以向各级税务机关申请以相等的投资总额抵扣其应缴纳的个人所得税或企业所得税。非营利性临终关怀机构成立后,严禁转为营利性临终关怀机构。

各级学校应以适合学生的方式开展生死教育。新闻媒体应当开展生死公益宣传。护理专业医学院校应开展临终关怀学科建设,培养临终关怀专业人才。医学院校应为医学生开设临终关怀必修课。

国家建立了医疗遗嘱电子登记系统,并将公民医疗遗嘱纳入国家卫生信息化和卫生保健大数据计划。医疗机构查询公民医疗遗嘱的电子登记信息,以保护患者的独立决策权和隐私。(杜晓实习生李韩文)

资料来源:《法律日报》

大发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