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综合 社会 国际 娱乐 文化 健康养生 科技 汽车 时事 财经 教育 体育 旅游
您当前的位置:曹婆新闻>时事>吉祥棋盘 - 轮椅上的他见证江苏队30年起落,人生因足球而精彩

吉祥棋盘 - 轮椅上的他见证江苏队30年起落,人生因足球而精彩

2020-01-11 18:40:45  点击:2435

吉祥棋盘 - 轮椅上的他见证江苏队30年起落,人生因足球而精彩

吉祥棋盘,一支球队,最离不开的,是球迷的支持。每一个主场比赛日,江苏苏宁队的主场南京奥体中心,都会有几万忠实拥趸,在看台上为苏宁队呐喊助威,用自己的汗水和声浪给苏宁队带来动力。这其中,有一名特殊的球迷,他每次都坐着轮椅出现在看台上,无论寒暑,几乎风雨无阻。他叫袁亮,是万千江苏球迷中的一个。如果你不曾了解“球迷”这个群体,不妨听听他的故事;如果恰巧你也是球迷,或许在感动于他故事的同时,也会感慨自己“绝非一个人在战斗”。

幼年用药失误,下肢无法行动

但他仍爱上了足球

袁亮的家在奥体北门对面,一套面积不大但整洁明亮的公寓。热情的袁亮操控着轮椅到楼下接紫牛新闻记者刷卡上楼,打开房门的一瞬,苏宁队的元素就扑面而来——围巾、球衣、累积成堆的苏宁比赛日队刊。“正是因为当时想到江苏队的主场会搬到奥体,所以为了看球方便,我就买了这套房子,而江苏队果然也在07年的时候把主场搬了过来。”袁亮说道。

袁亮小时候,由于一次生病时的用药失误,造成了小儿麻痹症,以至于下肢一直无法行动,不能像普通人那样走路,同时也无法亲身体验踢球的感觉,但袁亮还是在很小的时候爱上了足球。“因为小时候家住在五台山体育场附近,父亲就喜欢带我去五台山看一些比赛,耳濡目染之下,我开始喜欢上足球运动。一开始是关注国际足球、世界杯,然后就真正开始看我们的江苏队。后来有了中国足球的职业化,94年我们江苏迈特队就是甲a球队之一,所以我后来一直关注我们的家乡球队,这可以说这是我人生的一大乐趣。”袁亮说道。

由于行动不便,袁亮在追随江苏队的过程中,或多或少会遇到一些困难,但袁亮并不以为意:“其实真没有遇到过太大的困难,我可以说相当幸运,很多人都愿意帮助我。”甲b和中甲时代,袁亮一般会在一帮朋友的帮助下,一起去五台山现场看球;而几乎和江苏队同时“搬家”到奥体的他,因为自己家和江苏队主场就隔了一条街,所以来去都还算顺畅;后来,苏宁俱乐部方面也开放了绿色通道方便了袁亮轮椅进出。袁亮说道:“后来承蒙苏宁俱乐部对我的照顾,看球基本没有障碍了。”

见证五台山岁月,见证升降级悲喜

他是30年江苏队“死忠”

单看袁亮的相貌,你或许很难想象,这位文质彬彬、面孔清澈的大男孩,实际上是已经是真正的“江苏队30年老球迷”了。他的看球历史,恐怕比如今大部分江苏球迷都要长。

袁亮回忆起自己第一次现场看球的经历:“我看的第一场江苏队的比赛其实蛮早的,具体时间记不得了,应该是八十年代末,88年左右吧,当时应该还是一场友谊赛,我第一次到五台山看球。那时候就叫‘江苏队’,我记得对手还是一个日本的俱乐部,是我父亲带我去看的。现场的氛围很震撼,特别喜欢这样一种看球的感觉。后来无论江苏队是在甲a甲b,只要有时间,我都会去五台山现场。”

作为江苏队曾经的主场,五台山体育场一直是江苏球迷心底最温情的存在。几乎完整见证江苏队“五台山岁月”的袁亮,也见证了江苏队这么多年来的浮沉与悲喜、失落和荣耀。袁亮说道:“夏天晚上,在五台山和三五好友一起看球,感觉特别舒服,五台山就是有一种特殊的味道。”

袁亮向紫牛新闻记者历数了这些年来江苏队的“高光时刻”:“江苏队当年是著名的‘主场龙’(1998年甲b联赛,当时的江苏加佳队主场7连胜),每个主场氛围也非常好,那个时候看了很多比赛。后来到了奥体,见证了江苏足球的冲超历程,也经历了江苏足球经过中超联赛的洗礼慢慢变成了一支具备了冠军竞争力的球队。德拉甘执教时期、夺得足协杯的冠军的喜悦、后来苏宁入主江苏足球,都让我记忆犹新。”

一串串曾经熟悉的姓名,在袁亮的口中重新鲜活起来:“我最初最喜欢的球员,是江苏队的老队长吴军,他是我们的中场核心!还有锋线上的陆亿良非常有特点,门将范和平我也很喜欢。”如今,他最喜欢的是江苏球员是吉翔:“像吉翔,我觉得就是我们队现在的队魂级的人物,他特别符合江苏队的气质,长久以来,江苏队都应该算是中国足坛的‘乖孩子’或者好孩子,不会出现暴力的或一些非体育道德的行为,我觉得他就是江苏队的代表,是江苏队足球精神的一种象征。而吴曦也是我很喜欢的球员,在看训练的时候也有过一些接触,他为人非常的友好和谦和,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既是球迷,更是资深国际足球写手

足球带给他前行的动力

把自己的爱好,变成自己的职业,这或许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喜欢足球的袁亮,如今的工作,也和足球有关——他是网络媒体中的资深国际足球写手,笔耕不辍的他已经在这条道路上奋战了十几年。而“入行”的缘起,依然是江苏足球。

袁亮回忆道:“大概是2003~2004年的时候,中国的互联网浪潮刚刚兴起,因为喜欢足球,喜欢江苏足球,就会关注一些比赛的报道,渐渐就接触到了一些bbs、网络论坛,恰好门户网站在那时刚刚兴起,他们也在招聘能够报道足球的爱好者。我想,既然我喜欢足球,何不用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江苏足球的宣传和推广出一份力?然后,我就开始接触这一行。恰巧有幸得到了机会,一开始试着写,慢慢就入了行。”

不过,袁亮分析、报道的重点,反而是国际足球,现在主要专注英超联赛和欧冠的报道,像曼联、阿森纳,巴萨、皇马都是他的报道对象。这不得不说他的另一个身份:30年国际米兰球迷。如今,苏宁入主国米,他人生的两大“主队”产生了如此的缘份,这也让他兴奋不已:“我以前从没有想过,我的家乡球队如今和国米紧紧联系在了一起,而我能在家门口看到国米的比赛(icc国际冠军杯南京站),这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像今年国米对阵尤文那场比赛,当天能真切感受到南京的热度,足球的魅力实在太大了。真的有一种恍如看世界杯的感觉。”

对于他的工作,家人在支持之余也有一些担心,因为长期需要熬夜看球写稿,家人也会怕对他的身体有影响。“我已经熬夜熬了十五、六年了,习惯了以后也就没有什么关系,人总要有一些爱好,不是吗?”袁亮说道。

相对于“爱好”或者“工作”,足球对于袁亮的意义,更是一种正能量的动力。袁亮说道:“我觉得足球是一个正能量的运动,他给人带来的精神层面上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这种影响会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你生活中的每个角落,我们不会去想到因为足球而得到什么东西,但在你遇到挫折和沮丧的时候,或许这就是一个鼓励你前行的力量,一个支撑你前行的动力。”

“就像我,每个人生活中都会遇到坎,我的身体条件可能会遇到更多的困难,足球对我的意义而言,就是它至少会在我心底有个潜藏的暗示,让你知道有这样一个美好的东西存在。然后,人总需要有一个目标,有一个期许在前方,足球对我而言就是这样的一个目标和期许。当生活出现一些不利状况的时候,你会想到再过几天就有一场苏宁队的比赛了,或者想到哎呀明年可能有机会看亚冠,顿时你就会觉得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一切都会有更好的在前方等着你。”

【足球之外】爱音乐、爱金庸,曾写歌并驻唱,他更是一个“宝藏男孩”

在袁亮的家中,有几行摆的整整齐齐的磁带,收藏之丰富令紫牛新闻记者感到惊叹——像唐朝乐队的《梦回唐朝》、张楚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还有张学友、周华健、许茹芸、叶蓓、游鸿明、韩晓、郭富城等人早期的专辑……他的“音乐库”,在如今看来不啻于一个“宝藏”,而从他的音乐收藏不难推测出,他本人也是“宝藏男孩”无疑。

果然,在和记者畅聊的过程中,袁亮也提及了自己另一个身份:歌手!“哈哈,我很喜欢音乐,年轻的时候我自己写过歌,也曾在酒吧、民歌餐厅驻唱过。这些磁带都是我多年来积攒下来的,也相当于见证了华语乐坛最好的时代吧。”袁亮也用自己清亮的嗓音唱了两句苏宁队歌:“把千万双手都挥起来,这是我们共同的期待;让热望的目光都转过来 苏宁给你想要的精彩……”

在他的收藏中,有一盒dvd,封面是83版《射雕》,这也引起了金庸迷记者的兴趣。袁亮见到这盒碟,又一次打开了话匣子:“哈哈,这是十几年前,一位朋友送的,因为他知道我喜欢金庸小说。”此时,真已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意味,谈起喜欢的金庸小说,袁亮更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我最喜欢金庸的《射雕》三部曲,我觉得从《射雕》到《神雕》再到《倚天》,三部曲有一脉相承的主线,展现了波澜壮阔的江湖,而主人公都是真正的大侠,都有着‘为国为民’的胸襟。”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晨瑆 孙云岳 张昊

ued赫塔菲最新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