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综合 社会 国际 娱乐 文化 健康养生 科技 汽车 时事 财经 教育 体育 旅游
您当前的位置:曹婆新闻>文化>曾经是北京一景 那些年买月票排“长龙”

曾经是北京一景 那些年买月票排“长龙”

2019-10-30 18:57:23  点击:2901

不久前,参加第14届“北京礼品”旅游商品投票的北京公交月票ic卡让许多市民想起了月票。有一次,为了买一张印有“城市工人”、“城市学校”、“普通工人”或“普通学校”字样的纸质月票,人们不得不在月票销售处排队数小时。20世纪90年代,由于很难买到一张票,公交车和地铁的月票被卖到8900元的黑市。

购买月票需要介绍信。

根据《北京公共汽车票的历史》一书,从1925年开始,北京就有月票了。那时,有不同类型的票:根据座位级别的头等舱和二等舱。根据使用期限,分为月票和季票,即可以使用一个月或一个季度。后来,月票分为普通票和特别票。普通月票仅供个人使用,特殊月票可供他人使用。那时候,没有多少乘客买得起月票,月票主要是给军事和政治人物的。

新中国成立后,月票已经逐渐进入普通人的生活。

1953年4月22日,《北京日报》,第二版

根据该报1953年4月22日第2版文章《公共汽车月票和预售票的购买和使用办法》,当时北京市公交公司出售的公共汽车月票分为三种类型:城市月票、郊区月票和公共汽车电车月票。每张月票分为a(有照片)和b(没有照片)。所有月票从每个月末倒数第二天到下个月的第三天都有。在月票发售期间,人们可以在城市每条公交线路的第一站购买。购买时,他们需要出示介绍信。如果没有介绍信,他们需要填写购买月票的申请表。

1954年12月27日,《北京日报》,第二版

以前,月票没有月票,但是只有月票的使用月份以邮票的形式显示,所以月票卡需要每月更换一次。为了减少材料的消耗,从1955年1月起,各种月票都变成了贴有公共汽车票的卡片形式。该卡全年可连续使用,每月只需购买一张票并粘贴在月票卡上。附在月票卡上的照片不能再更改,避免了月票卡的浪费和照片的消耗。(《北京日报》,第二版,1954年12月27日,“北京电车公司变更月票形式,集体购买”)

新中国成立之初的月票

公共汽车月票的形式逐渐稳定下来,它由月票卡、照片和月票组成。月票卡,俗称“月票板”和“月票板”,是月票和照片的载体。月票,俗称“月票花”和“票花”,是月票的实际价值部分,通常包含月票的种类和使用期限。月票上的照片是检查用户身份的基础,因为大多数月票仅供个人使用。为防止乘客未经许可更换月票照片和月票,公共交通部门还将在月票和月票卡、照片和月票卡之间的接缝处加盖印章,称为“月票专用章”。

1955年,每月发放一张凭证。

1955年11月,北京的月票被正式分为四类:员工票、学生票、普通票和公共票。城市路线中使用城市工人和城市学生的月票,而城市工人和城市学生的月票可以在城市路线中使用。

月票销售办公室挤满了人。

在月票存在的那些年里,许多购买它的人在每个月底和每个月初都会经历“长队”的痛苦。

1981年6月27日,该报第三版曾刊登读者胡春生的一封信,信中写道:“每个月底,我总是担心买月票。”从每个月的最后一天到下个月的第三天晚上,在挤满了人的月票售楼处前面总是有源源不断的人流。排队买月票要花很长时间,这真的很费时间,也很耽误时间。

2004年城市工人月票

类似的情况很常见。1985年2月1日,本报第二版刊登了读者李道准反映的同一问题:1月2日上午8点多,石景山古城公园东侧形成了400-500人的长队。当路人问要买什么时,那位冷得跺脚的排队者不耐烦地回答道:“买月票!”据排队的人说,许多人在1号排了几个小时的队。月票卖完了,没有买到。他们今天回来了。作者从2号8: 40开始排队,直到11: 15才买。

2005年月票

购买月票的困难问题持续了许多年,直到新世纪。据了解,这主要是因为可供出售的月票太少。截至2001年初,北京有140万月票用户,而月票销售点只有84个。平均来说,每个分店在几天内必须接待大约17,000人。

为了妥善保管月票,人们会在摊位或批发市场购买月票持有者。图为前月票持有者的经典造型。

为了缓解市民购买月票的困难,当时的市政公共交通公司想通过向单位、超市、商场等方式销售月票来帮助销售月票。然而,由于一个单位只能为自己的雇员交换月票,而且在超市和购物中心排队购买月票影响了正常的业务运作,该单位没有开展这项业务。2000年,市公共交通公司和麦当劳快餐店合作,让市内60家麦当劳餐厅帮忙销售月票。然而,麦当劳的顾客数量有限,员工大部分时间都很忙,所以购买月票的困难并没有真正减轻。(2001年2月8日,北京日报,第5版,什么时候不再难买到月票)

2001年2月8日,《北京日报》,第5版

有人应该画一张月票

从20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月票价格几次上涨。到1999年12月,市政月票、普通月票、市政月票、普通月票和公交地铁综合月票从每年几元增加到30元、40元、10元、20元和80元。(北京日报,第一版,1999年12月9日,公共交通和地铁票价从明朝开始调整)

无论票价如何上涨,月票仍然是负担得起的,而且一直受到公众的追捧。但是,月票上有几个乘客动起了歪脑筋,这不是奉承。

1995年的学生月票

1982年,第二个有轨电车验票小组的工作人员没收了一张伪造的月票,这张票是一个艺术学院的学生画的。(《北京日报》,1982年4月16日,第二版,大学生应该表现得更漂亮)

1986年夏天,市公共交通公司共青团委员会和共青团委员会联合组织了数千名成员开展检查和阻止逃票活动。5小时内,在118个车站共发现1656名逃票者,罚款1000元以上。在被罚款的1000多人中,有国家机关的领导、擅长画月票的美术老师、高等院校的学生,甚至还有“骑了一百天没出事”的“哥们”。(《北京日报》,第二版,1986年9月6日,《问心无愧》)

1998年4月30日,《北京日报》,第6版

在缴获的假月票中,一些人偷偷换了照片,一些人刷了印章,还有一些人刷了月票邮票。在那些非法使用月票的人中,学生占很大比例,尤其是大学生。据第一市政公交公司统计,查处的439张违章月票中,有303张是给学生的。本报1998年4月30日第6版《不要为假月票感到羞耻》“这篇文章特别批评了这一现象:销售月票的目的是为广大乘客提供优惠待遇和便利。公共交通公司不仅无利可图,而且国家也会给他们一定的补贴。使用假月票的人一分钱也不付。他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他们开车去。它们对自己来说很方便,但却毁灭了这个国家。此外,这种行为只会增加学生贪小便宜的心理和机会主义行为,对他们的成长非常不利。在这里,我想建议学生们说一句话:“不要对小家伙做坏事。”

地铁月票很难找到一张。

在那些日子里,如果有人有公共汽车和地铁的月票,他们会令人羡慕的。自1994年4月以来,这张月票只限于持有北京身份证的乘客和上个月月票的楼层。(《北京日报》,第二版,1995年1月25日,“为什么买地铁月票很难”)

1995年,地铁部门的负责人对公交和地铁联合月票的限量销售做了专门的解释。据了解,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地铁部门一直在列车超载和乘客拥挤的情况下承担运输任务。1990年,地铁每年运送3.66亿乘客,平均每天运送100万乘客。1994年,每年运送5.33亿乘客,平均每天146万人。与1990年相比,1995年的客运量增加了53%,而运输能力仅增加了11%。因此,很难确保日常运营的安全,乘客的安全受到极大威胁。为了保证乘客的安全,只有公共汽车和地铁的月票可以严格控制在20万以内。(北京日报,第一版,1995年12月30日,地铁公司负责人回答记者关于地铁月票限量销售的问题)

1995年12月30日,《北京日报》,第一版

由于销售的限制,公交和地铁组合月票层的黑市交易加剧。由于对没有定价的月票销售的限制越来越严格,黑市上的价格也越来越高。1995年初,价格仍然是1200元。1996年初,价格已经“升值”到400元左右。当时,800元是销售月票的最高记录。

1996年10月16日,《北京日报》,第二版

很难买到一张公共汽车和地铁的月票。地铁员工承受着购买月票需要帮助的各种“关系”的压力。每个月月底和月初,地铁总公司的许多办公室听到电话铃响都会感到震惊。许多干部在遇到不能推迟的“关系”时感到震惊。当他们拿着纸条去见总经理时,他们敲鼓。据说北京当时有权购买这张月票,地铁公司的总经理一提到这张月票就立刻变了脸色。然而,一些平台服务人员不得不仔细检查每张要检查的月票,以便为亲朋好友获得月票楼层,希望找出缺陷并“卡”月票。(《北京日报》,第二版,1996年10月16日,地铁月票“滞销”的原因是什么)

Ic卡取代纸质月票

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方便快捷的ic卡已经进入人们的视野。

2006年4月16日,自1978年12月1日起在北京发行的纸质地铁月票停止使用,退出历史舞台。(北京日报,第五版,2006年4月17日,纸质地铁月票昨天停止使用)

2006年4月17日,《北京日报》,第5版

2006年5月10日,该市全面实施ic卡刷卡,纸质月票被更换,结束了其历史使命。“一卡通”的全面实施对市民的出行习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形成了刷卡排队的良好氛围和文明出行的良好习惯。同时,进一步改变了传统的公共交通收费模式和公共交通收费模式,提高了公共交通效率。(《北京日报》第五版,2006年3月22日,信用卡乘车将从5月10日起在全市实施)

2006年3月22日,《北京日报》,第5版